没有脱粉

随时跑路

小王没瘦,科科

以讹传讹的事情就不要当真了,还嫌他被黑地不够多吗?去年hjy火的时候也被传要签hy,当时都去参加hy的活动了,甚至和王中磊都相谈甚欢了,最后也没签。比起影视公司,希望他能签一个靠谱的音乐公司,对他的音乐创作有帮助。
估计换公司后,专辑又得等好久,我哭了,希望小王快点出专辑ಠ_ಠ

准备激情百度一下有哪些好的音乐公司

合同期内解约484要付违约金?
小贝才签了没多久吧,要付多少违约金啊?

(。ì _ í。)两个小可爱

转载自:BlancaSY

【百万】得失在心 11

ಠ_ಠ

东十月:





白曜隆步履飞快的走进办公大楼,他有好几天没来过这个地方了,但这里还是一切照旧,人来人往,紧张有序。


白曜隆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。


“爸,你怎么……突然就回来了?”


“嗯。”坐在办公椅上的人应了他一声,埋首在一桌的文件里,头都没抬,“等会啊。”


白曜隆在那干杵了几分钟。


父子俩有一年多没见面了,老爷子看上去比之前又苍老了一点,但是威严更甚。


过了一会,白老爷子才放下手里的纸,摘下老花镜闭上眼揉了揉眉心,“你连老刘家都惊动了,我再不回来难道让别人帮我家收拾烂摊子?”


白老爷子睁开眼,看向白曜隆的时候愣了一下,然后戴上眼镜。


“……你咋了?”


白曜隆被问的一怔,顺着他爸的视线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脸,“咋了啊?”


白老爷子盯着他看了半天,白曜隆在脸上摸来摸去,摸到一手扎人的胡茬。


“哦……我出门忘刮胡子了今天。”


他爹不远万里飞回来,到公司了才给他打了通电话,跟视察工作的领导似的,他没来得及做什么准备就出门了。


白老爷子皱了皱眉,神色不大好,可没说什么,从桌边拿过一厚沓纸递给白曜隆,“你看看这个先。”


白曜隆接过来,纸页翻的哗哗作响。


“这趟回来的路上我想了,现在国内几家都已经很成熟了,让你去哪都不太合适。正好英国那边新成立了一家,缺人手,你去那帮衬一下……西安这边的烂摊子你先不用管了,我能料理好的话随后找人来接手。”


白曜隆愣了一下,好半天没反应过来,然后迅速把资料翻回到第一页,看见印有“European”的字样。


“你怎么魂不守舍的?你刚才跟那看看看,都看什么呢看?”


白曜隆手有点抖。


“爸……”他舌头哆嗦了一下,“我,我能不能考虑一下?”


“啊?……行啊。”一年没见,白老爷子有点不太适应跟儿子新的交流方式,以前白曜隆跟他说话从来都是理直气壮义正言辞的,“没说不让你想啊,东西你先带回去看,你自己慢慢想……你要实在不想去英国你自己看看想去哪,到时候再说。”


“……好。”


白老爷子看了会白曜隆,偏过身避开办公桌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白曜隆眼珠子像牢牢粘在了手里的资料上。


“最近……是不是太累了?”


“没……嗯……还好,有点。”


“我那边的事也棘手的很,一直抽不出空回来看你,这趟就回来个几天,完了还得马上赶回去。”


“嗯,没事……爸你忙你的。”


“等这阵子消停下来了,我跟你妈就看你去,不管到时候你在哪。”


“好。”白曜隆低着头站在他面前,捧着一手纸,不知道哪句话那么吸引他。


“小白……”


“啊?”


白老爷子嘴唇动了动,可到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
“行了你走吧,我这还忙着呢,你好好休息几天,我走前叫你一起吃个饭。”


 


白曜隆进了电梯,看到面前的镜子时愣了一下。


刚才上来时电梯里人太满,他什么都没注意,现在只有他一个人,三面的镜子全方位倒映着他。


镜子里的人脸色青灰,下巴胡子拉碴,以前经常去修的毛寸头很久没剃了,头发长出来了不少,七零八乱杂草一样生长在头顶。他的西装也很久没打理了,皱巴巴的,穿在身上东倒西歪。


白曜隆望着镜子里的那个人,怔了很久,最后抬手摸了一下镜子,留下四道浑浊的指印。


“你也快疯了么?”


 


办公大楼外横着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,白曜隆站在街边,车水马龙从他眼前纵横交错而过。他站了好几分钟,脑子里很空,然后回过身,去地下车库取车。


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,车窗外的街景渐渐荒凉起来。白曜隆将车开进市郊偏僻的一家小区,停在一处老居民楼下。这里住的大多数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,年轻人不跟这住,离市中心太远,干什么都不方便。但是这里租金便宜,大概能便宜到市中心的三分之一。


白曜隆踩着楼梯上楼,破旧皴裂的墙皮摇摇欲坠的挂在头顶及两侧,看上去猛一跺脚就能震落一沓粉灰。


他在一家住户门前停下,没出声,静静的听了会里面的动静,老楼的隔音效果极差,什么乒乒乓乓的细微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
他听了一会,然后轻轻敲了敲门。


屋里的响动瞬间停了。


他等了很久,也没有任何回应。


这是必然的,这些天他每天都来,但是一直没人给他开过门。


“昊昊……”


白曜隆隔着门,轻轻唤了一声。


 


自从王昊搬出去,车轱辘话他来回说了许多遍,他不腻,里面的人也早就听腻了。


他其实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能说的他已经都说完了,最夸张的一次他扒着门哭的稀里哗啦的,门敲的砰砰作响,然后大半夜的邻居报了警,被警察叫走的时候里面的人都没有丝毫动静。


王昊不听那些,白曜隆知道,他现在给他再好的东西他都不要了,对他再好他也不稀罕了。王昊就是铁了心要跟他分,要离开他。


他拦不住王昊搬出去,王昊把话说到那个份上,跟他摊牌摊的那么彻底,他每次想起他那时的神情都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噩梦。除非白曜隆把他绑家里囚禁了,否则王昊不可能继续跟他住着。


住那干嘛呢?每天跟他呼吸着一样的空气,然后折磨自己。


王昊临走时拿走白曜隆一张银行卡,白曜隆所有的银行卡的密码都是王昊生日,王昊知道。


王昊说,等他有钱了再还他。


这是他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
白曜隆在门口站了一个多钟头,然后下楼走出小区,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。


“哥,你现在忙不?……那你,就出来一会好不?”


 


刘嘉裕站在楼顶抽烟,一根接一根,脚边全是熄灭了的烟把。


“咋就闹成这样了啊?”他简直莫名其妙,前一阵俩人还好的如胶似漆的,突然就崩的跟要生死不容了一样。


白曜隆靠着墙坐在地上,头埋在膝盖间不说话,他身边搁着一个大纸箱,装满了啤酒,面前横七竖八倒着空酒瓶。


刘嘉裕踢了踢脚边窝着的人,“小白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特别对不起万万的事啊?”


白曜隆摇了摇头,灌了口酒,把心里的一股酸憋下去,他现在多说一句话都觉得累。


“那你俩咋了啊我靠?问你几次你就跟听不见一样!给点反应成吗?叫我出来干嘛的啊?看你演默片啊?”


顶楼风很大,又一阵风刮过,吹的刘嘉裕哆哆嗦嗦的,心情跟头发衣服一样无比凌乱。


“哥,我想抽根烟。”过了半天白曜隆才小声叫了他一声。


刘嘉裕在心里骂了句“操”,叹了口气,拿出一根烟塞他嘴里,帮他点着,白曜隆狠命的吸了一口。


“你看看你现在,成什么样了都?人不人鬼不鬼的。”刘嘉裕揉了揉他长长了的头发,看着人高马大一人,邋里邋遢缩在那的时候,像只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的大型动物一样。


“哥,你别问了……我就……难受,你陪我呆一会……”


“好好好好好!我陪你我陪你!”


“老壳!!”有人从下面嗷了一嗓子,声音隔着好几层楼蹿上来。


刘嘉裕抻脖子往下面看,李京泽半个人快从窗户沿探出来了。


“我操!你他妈也不怕掉下去!”


“操你妈你啥时候滚下来啊?”


“你脑子有病啊?!我才出来了多久啊?你他妈先把脑袋缩进去行不行?!”


刘嘉裕看着下面窗户那没了人,然后才蹲下来。


白曜隆看上去跟被人要了半条命一样。


“你看你也不跟哥说你俩出啥问题了,你让我怎么开导你啊……那你俩还打不打算一起过了?”


白曜隆吸了下鼻子,想了很久,然后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现在也不知道他跟我呆在一起好,还是分开了更好?”


刘嘉裕噎了一下,感觉这问题有点超出自己的智商。


“可是……哥!你说这么久了,我对他怎么样啊?掏心掏肺的!!……王昊怎么这么混呢?说分手就分手!他妈的王八蛋啊!”白曜隆说着眼泪就飚了出来,极没形象的失声痛哭。


刘嘉裕吓一跳,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纸,给他胡乱的抹眼泪。


“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啊?!”呜呜呜的声音搅的刘嘉裕心烦意乱,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哪一个大老爷们哭成这样,“不想分你就去找他啊,你给他跪了也行啊!你跟我这哭哭哭,哭顶个屁用!”


“……王昊,王昊太他妈狠了!他现在根本不见我,我每天就跟个傻子一样,守在他门口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哥”,白曜隆突然抓住刘嘉裕的手,攥的死死的,“我好久都没见着他了,我好想见他,我好想他……”


“卧槽!”刘嘉裕眼眶都给他说红了。


楼顶的铁门“咣”的被人一脚踹开,李京泽一脸阴沉的走过来,看架势是来骂人的,不过瞅见面前一蹲一坐的俩人,脸色一下变的很精彩。


“我去,咋了啊?”


白曜隆整个人除了呜呜呜就发不出别的声来了,好像天从他眼前塌了他也不管。


刘嘉裕叹口气,“……跟老万分手了。”


李京泽愣半天,“我靠!我就说最近咋一直看不见这俩人呢?搞半天在家里闹情感危机呢!”


“你少说两句吧我的哥!”刘嘉裕把白曜隆搀起来,白曜隆醉的站都站不稳,“走走走,小白,这冷死了,哥送你回家啊!”


“不回!我不回家!!”白曜隆跟被触到什么机关一样的挣扎起来。


“好好好不回不回!”李京泽赶紧帮把手,俩人一边一个搀着他,“行行行……小白你别难受了啊,师傅带你续摊去!”


刘嘉裕眼珠子都瞪圆了,“歌!!大哥!我的爷!明儿就得发了!!”


“还录个P录!都给整没心情了……晚上再说吧!”


刘嘉裕快憋屈死了,往地上啐了一口,麻痹的怎么一个个的都想一出做一出?!


 


俩人因为还有正事,都没怎么喝,白曜隆一直在对瓶吹,喝到最后烂醉如泥,哭都没力气哭了,被俩人拖上了出租车,带回了屋。


刘嘉裕摸出白曜隆兜里的钥匙开了门,给他扔沙发上。


“我艹,沉死了!”


李京泽给人放平放好,“咋整啊?”他问刘嘉裕。


“唉……”刘嘉裕想了想,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,然后响起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的女提示音,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清晰。


“给谁打呢?”


“老万。”


“给他打个蛋!我今天也算是开了眼了!狠的一逼啊!”


“你有没有觉得老万最近有点怪?”刘嘉裕收了电话问。


“为啥?哪怪?”


“我也说不上来,抽个空你去看看他吧,我后天就要出差没时间了……我突然感觉好久没见过他了。”


李京泽抓了抓头发,“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见的有点少啊,不过他俩搅合到一起去后,一直见的就挺少的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哎,你看那个。”刘嘉裕朝茶几上努了努嘴。


李京泽凑过去,茶几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马克杯,杯壁上印着熟悉的老万的脸。李京泽惊呆了,他轻轻的转了一下杯把,另一面印着PG One。


“卧槽!”李京泽盘腿往地上随便一坐,“扎心了啊!这俩人还玩这个?现在小女生都不玩……这他妈都能分?!小白现在还留着,成天看?闹不闹心啊?!”


“我刚认识小白那会,觉得他那种……挺花挺浪的那种人吧,现在接触久了唉……”刘嘉裕找了条毯子给白曜隆盖上。


“不能更痴情了好么……他俩到底咋了啊?”李京泽问。


刘嘉裕胸口一闷,不提还好,一提快气死了,“不知道,鬼知道!”


 


白曜隆醒来的时候,自己正长手长脚的窝在沙发上,睡的格外难受。


他好像又梦到王昊了。


他现在每天醉生梦死的,醒着的时候想王昊想到受不了,喝醉了还全是他们在一起时的画面,再醒来又是一场空。


白曜隆坐起来,宿醉之后的头晕乎乎的,一旁茶几上放着一张字条,他拿起来。


“有事给我打电话   —— 贝贝”


白曜隆记起了昨天俩人目睹自己丢人显眼的全过程。


他应该感谢俩兄弟只是把他扔沙发上,而不是搁床上去,他每天醒来面对空空荡荡的另一边,已经受够了。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王昊就老爱背对着他睡觉,可他现在身边连这样一个背对着他的人都没了。


其实如果他再敏锐一点,不那么想当然一点,就能发现王昊早就想跟他掰了,王昊现在搬出去,只是掰的更名正言顺一些。


是他太傻了,他总想着日子有多苦多难,却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可能会分开。


 


白曜隆还是住在那,王昊走了,他就一个人守着一个空房子。他突然一下就闲了,闲人一个,过上了之前渴望到爆炸的生活,啥事没有,想干嘛干嘛。


他不再去打扰王昊,无论他去或不去,都没办法见到王昊一面,他不堵在门口,王昊可能偶尔还会出个门。


白曜隆以前总觉得王昊一个人压根没法过,然而事实上,王昊一个人也能过的很好。


没有谁离了谁会活不下去。


他自己呆在家里,自己做饭自己吃。这里到处都是两个人生活过的气息,他呆了两三天,实在受不了了。白曜隆出了门,走上街道,街上很热闹,熙熙攘攘,人声喧哗……可他却不知道要去哪里。


没有行程,没有目的。


这个城市这么大,对他而言,似乎都没了行走的意义。


那一刻他记起王昊跟他说过,他说他不想上街,他走在街上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。


现在连白曜隆也变成这样的人了。


那个人把他害到这个份上,他自己却走了。


 


白曜隆又在家呆了几天,勉强翻完了一厚沓资料,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将家里打扫的纤尘不染,将所有他爹给他的东西整理好,收进箱子里。


他甚至订好了机票,然后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,开到城郊的一处老旧小区。


 


“我要走了……”白曜隆隔着门跟他说,“走很久,去欧洲,可能一时半会都不会回来了。”


里面没有声响,没有动静,但是他知道他在家。


“飞机是明天中午的……王昊,我就站这等你,等到明天,如果你出来,我就不走了,我们还像以前一样,我们去旅游……我们之前说好的,去哪里玩,一个不落的都去。”


说这句话时,眼泪已经在白曜隆的眼眶里疯狂打转,他深吸了一口气,阻止它们掉下来。


他站在那,面对生了锈的铁门,从中午等到傍晚,从天亮等到天黑,再从天黑等到天亮。


他面前的门一直没有打开过。


 


这是他们在一起后的两年零三个月。


其实直到最后一秒,他甚至还心存希冀。


白曜隆置身一万米的高空上,窗外漆黑一片,他拉下遮光板,躺下来闭上双眼。


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累过,几乎刚合上眼就昏睡了过去,一夜无梦。







甜!

贝万大旗不倒:

人形挂件李京泽

(。ò ∀ ó。)

贝万大旗不倒:

哈哈哈哈哈,之前微博发的,给你们看看

我哭嘞,小万没关系,你慢慢来。
你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拉入娱乐圈,做到这样已经很棒了。
以后每天都要夸一夸你。